收缩
  • 微信二维码
  • 电话咨询

  • 0731-88680638
  • 13135288836
咨询专线: 0731-88680638
精彩专题MORE
企业培训
CAD培训
[ 课程 ] 计算机组装
[ 课程 ] 室内设计
[ 课程 ] 视觉传达
[ 课程 ] 高级文秘
[ 课程 ] 高级全科
铁道部基层官员被查 家藏千万现金和9张房产证

     进入7月,铁道部落马官员榜单上再添新面孔。 财新记者近日从接近铁道部的多位消息人士处获悉,7月10日,上任不到半年的铁道部运输局车辆部副主任刘瑞扬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同一天,刘瑞扬的妻子、现任铁道部文联副秘书长的陈宜涵亦被带走。

 
     自2011年2月前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被“双规”后,铁道部一直处于反腐风暴中心。过去的一年多里,铁路系统多位司局级干部先后落马。
    “最近又进入阴雨天气,各部门领导都带队下去进行安全大检查,很多熟人好长时间没见到,谁也没在意,突然听到他出事的消息,大家都感到很意外。但听说到场宣布的是铁道部纪委的负责人。”铁道部一位人士说。
 
    7月11日,刘陈夫妻被查的消息在铁道部传开。多位消息人士透露,刘瑞扬今年4月才从北京铁路局副局长任上调回铁道部,出任运输局车辆部副主任一职。他的东窗事发是被妻子牵出。有铁道部内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陈宜涵原来是铁道部宣传处处长,因审计揭出铁道部“天价宣传片”一事而被调查。
 
    调查人员在其家中查获超过1000万元的巨额现金和至少九张房产证。陈宜涵的职务级别较低,调查人员随即又将调查方向指向刘瑞扬,同日在其办公室发现大量存折和购物卡。这次事件令很多熟悉刘的人士大跌眼镜,因为刘瑞扬平时给人的感觉“非常低调谨慎”,为何在家里和办公室放那么多现金,他们也感到难以理解。
 
    事发铁路宣传片
 
    事发前,陈宜涵担任铁道部文联副秘书长。铁道部文联为铁道部下属事业单位,是由国内以铁路为主要写作领域的作家组成的行业性组织。在此之前,陈曾任铁道部宣传部宣传处处长一职。
据一位接近陈宜涵的人士介绍,陈在铁道部宣传处任职时,负责分管审核列车上的杂志。以北京铁路局为例,该局下属的列车上主要有五本杂志——《青年时讯》(中国青年报发行)、《和谐之旅》(赛迪传媒发行)、《旅伴》(中国铁道出版社发行)、《报林》(人民铁道报发行)、《旅游地理》(铁道部文联发行)。此外,广东、上海、南昌等地铁路系统也有当地出版的一些杂志。“动车开通时,铁道部给各铁路局发文,通知路局哪些媒体可以上车。陈宜涵分管每期杂志的审稿,不通过就不能上车。刘志军出事后,铁道部宣传方面也曾有意重新招标,但后来考虑到哪家都不能去掉,最后招标没了下文。”前述消息人士透露。
 
     据悉,陈宜涵被查的起因,即是所谓“天价宣传片”事件。今年6月27日,国家审计署发布《铁道部2011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审计结果》报告(下称审计报告)。报告中显示,2009年-2010年,铁道部在未按规定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投资1850万元制作《中国铁路》宣传片,未达到预期效果。国家审计署在审计报告中表示,针对未公开招标拍摄铁路宣传片问题,将要求铁道部进一步调查处理。
 
    审计报告中提及的宣传片,全长5分钟,为2010年年底在京召开的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开幕式影片,片头署名显示导演为张艺谋。7月2日,张艺谋的助理通过《新京报》回应称,2010年铁道部委托的一家制作公司曾邀请张艺谋拍摄铁路宣传片,但是,最终张只是提供了一些意见,并没有参与拍摄过程,也未同意署名。不过,他拒绝透露张艺谋收取的费用情况。根据审计署报告,全长5分钟的《中国铁路》宣传片花费1850万元,因此被舆论称为“天价宣传片”。
 
    7月6日,新华社报道称,今年3月,铁道部审计中心接到国家审计署办公厅转送的《关于铁道部投入巨资拍摄<中国铁路>宣传片未达预期效果》的函后,铁道部立即组织专人对2009年至2010年间投资1850万元制作《中国铁路》宣传片的问题进行调查处理,“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之中”。不久,铁路系统内部即传出陈宜涵被带走调查的消息。目前还不知道陈宜涵在这部宣传片的制作和推广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在一位铁道部内部人士看来,此事可能牵涉到她,但这么大的一个宣传片不是她这个级别能说了算的,应该还有内情。至今,这家制作公司的名字仍不为人知。一位接近铁道部的人士质疑称:“铁道部有自己的影视中心,如果要拍摄宣传片,为什么不交给自己的影视中心来做?即使外包,为何不招标?张艺谋没全程参与,为什么还花了这么多钱?”
 
    据知情人士透露,不论是陈宜涵事发前任职的铁道部文联,还是之前的铁道部宣传处,相比铁道部其他实权部门,“油水没那么大”,有关部门在其家中发现大量现金和房产证后判断,纯粹是陈一人受贿所得可能性不大,随即将调查矛头指向职务更高的刘瑞扬。
 
"本来是想抓个小虾米的,没想到意外捞到条大鱼。”上述人士称。
 
    据该人士透露,根据初步统计,刘瑞扬夫妇涉案金额已经超过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有关部门对张曙光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张涉案金额4250万元,刘瑞扬夫妇的金额加上北京的房产价值,已经超过张曙光。”
 
    高铁传媒被质疑
 
    据财新记者了解,检察机关的调查也涉及到2010年底召开的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的资金运用。这是世界高铁大会首次在欧洲以外的国家举办,由中国铁道部与国际铁路联盟(UIC)共同主办,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承办。据悉,原铁道部运输局长张曙光当时召开专门会议,把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南车、中国北车、通号院、中铁物资等铁路系统的大企业找去,要求每家赞助500万元,确定由铁道部科学研究院的信息所牵头承办。但第二次开会就把铁科院信息所排除在外,高铁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高铁传媒)成为实际上的主要承办方——它由山西商人丁书苗的博宥集团全资持有,2011年初,丁书苗被查后刘志军突然落马。
 
     消息人士称,当时各铁路局及路内大企业联合出资约2亿元上交到铁道部,铁道部还以财政资金等出资,而高铁传媒却从大会承办中拿走1.2亿元。
“天价宣传片”和高铁大会意外打开铁路广告宣传领域隐藏的一角,这种情况并非孤例。铁路广告收入是路局多种经营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包括车站大屏幕广告、灯箱广告、车上刊物、座套广告等等。和铁路系统其他产品一样,外人要想打入这个市场并不容易。
 
    在业内人士看来,铁路广告代理领域也是收入丰厚的沃土,极易滋生关联交易。高铁传媒在铁路领域涉猎极广,如北京南站的大型LED显示屏即由其运营。该公司2008年成立,在2010年初,博宥集团增资至1亿元,垄断了很多新建动车站的LED显示屏广告代理。
 
    2006年11月,济南铁路局下属的青岛火车站进行封闭改造,2008年2月改造完毕。负责广告业务的是济南铁路局下属的山东中铁旅游广告集团(下称中铁旅广),中铁旅广青岛分公司希望自己能做青岛站的业务,投资建了一些平面广告平台,并已找到客户,签订了广告合同。
 
    据接近高铁传媒人士透露,2008年,高铁传媒相关人员前往青岛,在铁道部某一在职副司长的陪同下,拿着已拟好的合同要求拿走青岛站的全部广告(包括平面和视频)业务,合同价格为一年100万拿走青岛站的广告代理权,签约20年,合同期从2011年8月开始。
 
上述消息人士称,中铁旅广当时已和客户签订合同,2011年8月才到期。在这三年代理期间,青岛站仅平面媒体一年的广告收入就500万元。
 
拿到广告代理权后,高铁传媒在青岛站建了36个刷屏机,对外征询客户的价码是一个画面一年200万元。但当地一些广告公司注意到,刷屏机上并没有广告。显然,高铁传媒意在垄断全国优秀火车站的广告代理权,但广告业务还没跟上,据该公司内部人士称,目前还处于投资亏损期。
 
在京沪高铁路段,济南局负责了五个站的建立,最大的是济南西站。2009年,和青岛类似的方式,同样是在铁道部官员的陪同下,高铁传媒人员想拿下济南西站全部广告业务,并因此和中铁旅广的人员发生了冲突。而当时,济南西站尚无平面和视频媒体的任何规划。
 
    按照常规,火车站的修建过程中需要制定媒体投放规划,此规划要经当地铁道局的审核,高铁站则需要铁道部审核。高铁传媒在济南西站没有媒体规划的情况下就拟好了合同。如无意外,2011年春节后将正式签署合同。
 
    但2011年10月,丁书苗出事中断了这一进程。据当事人称,当时,高铁传媒曾致电中铁旅广,称公司老板出事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作。随即原铁道部长刘志军东窗事发。
 
    据济南当地一位广告公司老总透露,济南铁路局方面并未正式与高铁传媒签订合同,而青岛车站的合同未来也会中止。“铁道系统第一讲的就是政治。在所有铁道系统和公司签订的合同中都有一条,如有合作方这方面出了问题,铁路系统可无条件终止合同。”上述广告公司老总说。
 
    权力集中地
     
    对刘瑞扬的意外东窗事发,目前官方并未公布其涉案的具体情况。业内人士分析,刘瑞扬今年4月才从北京铁路局副局长任上调回铁道部,在运输局车辆部副主任任上时间尚短,其巨资财产可能是来源于其之前的任职期间。
 
刘瑞扬1984年毕业于大连铁道学院(现大连交通大学)车辆系,曾任铁道部运输局货车处副处长、验收处处长等职务。据一位曾和他打过交道的高铁供货商透露,刘之前在运输局管验处负责,与当时负责运输局货车处的领导关系不和。“管验处负责货车零部件产品资质审核,但产品上车使用还要经过货车处批准,领导觉得两人关系不好摆,就把刘瑞扬调到北京铁路局当副局长,主管北京动车段建设。”
 
北京动车段是刘志军在任时铁道部规划的全国四大动车检修基地之一,总投资74亿元,主要负责京津城际、京沪高铁北段、京哈、京广线的动车检修任务。2007年8月开工建设,2009年3月北京动车段检修库首次投入使用。业内人士称,无论是建设期以及建成检修期间,动车段的采购量都很大。
 
“    刘瑞扬做事思路清晰,能干事,有才能,但也得罪了很多人,和刘志军比较像。”上述高铁供货商称。业内猜测刘瑞扬任货车处副处长时主要负责铁道部各铁路局货车处的设备采购。当时货车处经常直接给下面车辆段货车处发电报,要求采购某家公司的特定设备,下面铁路局车辆段敢怒不敢言。
 
    上述人士认为,“刘瑞扬的问题说明,铁路系统不止动车存在腐败。”在他看来,铁道部运输局之所以成为腐败的重灾区,是因为权力过于集中。
 
    2000年铁道部部属机构改革之前,装备部的前身车辆局只负责制定铁路设备技术和产品设计标准,而设备采购由计划司负责。2000年改革之后,装备采购引进招投标体制,装备部从一个原先只负责技术的单位,变成整个装备制造流程的超级管理者。
 
    “2000年之后,铁道部在各设备生产商派驻验收室,人员编制属于装备部。通过控制设备验收系统和铁路产品认证制度,装备部既插手制定铁路产品技术标准和铁路市场准入,还负责制定铁路设备招投标办法。可以说装备部掌握着设备从生产到使用、维修的所有环节。”这位供货商点评说:“又管理标准,又管准入,还管市场份额,你说权力有多大?放在这个位置上,好人也变坏了
 


上一篇:煤二代解惑热衷做官:再有钱不也得听领导的 下一篇:2011届毕业生起薪2719元 69%不到2000元








来源: 2012-07-30
返回顶部 关于成才 专业课程 金牌师资 老师博客 学员作品 就业之道 实训基地 咨询答疑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731-88680638 84463295 84463895 邮箱:66190336@qq.com 邮编:410011 微信号:edutraincn 腾讯微博:@edutraincn
Copyright@2006 - 2012 湖南成才职业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本网站备案编号:湘ICP备11010880号-2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172号